口碑资讯故事风云榜>正文

“三无问题网游”内容破底线 亟待各方携手共治

核心提示:记者近期调查发现,网络游戏市场逐渐规范的同时,内容无门槛、竞争无规矩、隐私无隔断的“问题网游”,亟待各方携手共治。

“三无网游” 顽疾待治

 ■内容无门槛

 ■竞争无规矩

 ■隐私无隔断

 前不久,辽宁大连周女士10岁的孙子强强,用周女士的手机偷偷给一款手机游戏充值7000元,花掉老人整整一年的生活费;在湖南武陵山区,沉迷于一款暴力电子游戏的15岁少年小唐,为了在现实中体验虚拟世界杀人快感,将23岁的女邻居残忍杀害……

 整治“问题网游”,监管重拳出击。

 目前,集中整治网络游戏违法违规行为和不良内容专项行动不断向纵深推进。全国公安机关依法查处涉嫌网络赌博、血腥暴力、色情低俗的网络游戏应用程序3975款;文化部门向公安部移送淫秽游戏案件线索涉及网络游戏4000余款;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对小米、360等互联网游戏企业进行处罚,行政处罚结案共14起;广东清理涉网络游戏有害信息1.9万条,关停违法违规账号6726个,下架有害游戏应用程序800多款(次)……

 记者近期调查发现,网络游戏市场逐渐规范的同时,内容无门槛、竞争无规矩、隐私无隔断的“问题网游”,亟待各方携手共治。

 内容破底线 少年易沉迷

 今年1月,文化部门指导北京、天津等地文化执法部门查办宣扬色情、赌博、违背社会公德等禁止内容类网络游戏案件20件。有的游戏中女性角色形象暴露,含有宣扬色情的禁止内容;有的游戏情节允许玩家“刑讯逼供”“贪污受贿”,含有违反国家法律、违背社会公德的禁止内容。

 调查显示,截至2017年6月,我国19岁以下青少年网民近1.7亿,约占全国网民的22.5%。随着“触网人群”的年轻化趋势,网络游戏的青少年玩家日益增长,沉迷游戏的“熊孩子”也屡见不鲜。

 据业内人士马小林介绍,为扩大游戏产品知名度,一些网游厂商采用首充送礼、限时促销等类似商场打折的手段,既让游戏玩家尤其是未成年玩家觉得有吸引力,也给游戏开发者和运营者带来直接利益。

 针对网络游戏突破内容底线的问题,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人大代表李秀香建议完善游戏内容审核与分级管理机制,引发代表委员热议。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教授练育强表示,现行《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有5项条文涉及未成年人,但规定过于原则化,处罚力度也较轻,不足以震慑违法行为人。练育强建议尽快出台《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明确各主体职责;同时,文化行政部门、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机构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切实履行监管职责。

 “可以采取专家委员会制度,从文化、教育领域以及家长、青少年公益组织中,邀请代表共同组成专家委员会,针对游戏内容进行审核评估,无法通过审核的游戏禁止在网络上传播。”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人工智能法研究中心主任解志勇说。

 引导内容健康发展,网络游戏运营商也不能缺位。腾讯互娱高级策划经理李伟介绍,围绕传统文化、科学普及、亲子互动等功能的游戏产品正在全面布局,系统探索游戏的正向社会价值。

 外挂很猖獗 作弊获暴利

 “大扎好,我系渣渣辉……”伴随着近乎洗脑的广告词,网游《贪玩蓝月》的弹窗频频占据网页右下角,令人不胜其烦。代言明星蹩脚的普通话发音、粗制滥造的广告词、种类各异的衍生视频,为这款被文化部门点名查办的网络游戏带来超5亿元的惊人月流水。

 近年来,中国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带动各类网络游戏新品雨后春笋般涌现,网游市场空前繁荣。据《2017年中国游戏行业发展报告》显示,2017年网络游戏全年营收约2011亿元,同比增长23.1%。

 网游市场疯狂“圈钱”的背后,各大游戏厂商各显神通竞争激烈,而盗版作弊等侵权行为也屡见不鲜。

 刚爬上一片山坡,眼前出现一个巨型手雷,占满整个电脑屏幕,网络游戏《绝地求生》的玩家立刻反应过来,自己又遇上了外挂。吉普车都追不上的“加速挂”,射出的子弹能转弯的“追踪挂”……据《绝地求生》官微发布,截至去年底,该游戏处罚的外挂作弊账号数量已达70万个,粗略估算,平均20余个账号中就有1个开挂,外挂开发者、销售者结成利益网,月利润不下百万元。

 “外挂是利用电脑技术针对一个或多个网络游戏,通过改变软件部分程序制作而成的作弊程序,让玩家更随心所欲。游戏外挂是一个持续反复的技术和运营对抗过程,游戏开发者也深受其害。”在李伟看来,市场上火热的游戏,基本上都被外挂黑产业链持续侵害,从中牟利;还有一些玩家为更快达到游戏目标,也会另谋他法。

 从本质上来说,网络游戏是一种基于互联网的重要文化产业。“目前网游竞争无序,关键在于法律缺失、监管缺位”,解志勇认为,“应制定相应法律,实行严格监管,进一步规范经营者、开发者、管理者、使用者的市场行为”。

 安全有隐患 盗号成产业

 互联网时代,处处隐藏着信息安全风险与挑战。在虚拟复杂的网络游戏世界,账号交易风险、个人信息泄露等问题尤为突出。

 2017年9月,福建大田俞某在网游《诺亚传说》中结识陈某,俞某宣称以5000元出售自己的游戏账号。陈某支付所有钱款后,俞某立即将其加入微信黑名单、屏蔽电话呼入。大田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俞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财物计人民币5000元,数额较大,已构成诈骗罪。

 尽管上述账号交易只是个体行为,但游戏盗号早已形成一条成熟的黑色产业链,甚至细分出盗号(盗取账号)、洗号(转移账号内虚拟财产)、卖号等多个环节。2017年5月,西安警方成功打掉某涉案资金达100余万元的盗号产业链。该链条中,有的嫌疑人负责推广钓鱼链接,通过诱惑他人领红包、登录色情网站等方式盗取QQ账号;有的负责将其中的游戏装备和账号转卖,甚至还有人从电信诈骗、网络赌博等衍生犯罪中获利,可谓“分工明确”。

 相比于交易诈骗的明火执仗,个人信息泄露带来的长期骚扰更为隐蔽,也更难提防。大学生陈建国平时喜欢玩朋友圈里的各种测试游戏,“虽然有时候需要输入手机号等基本信息,测试结果也不那么可信,但看到不少人都在玩,也愿意当作一种消遣。然而,最近频繁接到推销电话和垃圾短信,烦不胜烦。”陈建国说。

 马小林认为,对于一些简易的测试游戏,一方面保护用户隐私的成本较高、难度较大,另一方面也不排除某些游戏本身就有收集信息的非法目的。

 网游世界虚拟复杂,解志勇建议,信息安全最基本的是技术保障,但同时也需要法律约束监管游戏的开发、经营、上线等环节,建立具有震慑力的纠错惩戒机制。当然,游戏玩家本身更应该增强信息安全意识,成为隐私保护最坚固的防火墙。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产品建议与投诉请联系:jianyi@chinaso.com
责任编辑:孟晨晨